真有猛男顶得住?9分票房冠军《担保》,我哭惨了 2020-11-28 11:17:57 起源: 义务编纂: lyz086

看电影,Sir很少有 怕 的。

惊悚、血腥、神神鬼鬼之类的都是小菜。

但有一样小编怕,也承认过 女儿的眼泪。

上一部让小编猛男落泪的,是《七号房的礼物》。

这次又来一部,小编也不藏着。

催泪大弹,接着。

担保

大叔和萝莉的温情故事。

套路不庞杂。

讲述两个高利贷收债人,催债不成,阴差阳错收养了一个小女孩的故事。

卡司里,有老戏骨、小童星,也有偶像演员。

韩国 公民爸爸 成东日, 《请答复1988》里德善的老爸。

就算名字不熟,确定也眼熟这张脸:

小戏骨朴昭怡,演过《从邪恶中拯救我》《汉谟拉比小姐》

还有热点韩剧《机密花园》《黄真伊》的女主河智苑。

在韩国,影片一上映便冲上票房冠军,三天就吸引了50.8万名观众,给疫情后的韩国电影大盘打了一剂鸡血。

在韩网Naver上也获得9.17分的极高评价,口碑相当不错。

△ 别嫌翻译蹩脚,机翻只能这样

这么能打?

观众被温情催泪弹冲昏了脑筋?

还是确切优良到引起了民众共识?

在小编看来,片子的优毛病一样显明。

优在 细 ,细节扎实、感情推进细腻,余韵无限。

但在慷慨向上却有点粗糙 剧情发展模式化,结尾处煽情过多,相对失控。

01

故事的开局,就是一场高利贷催收。

收债人,是两个 看起来不像好人 的小混混。

朴头石(成东日 饰),作为催债二人组的老大,偷奸耍滑,性情强势 虚张声势的那种。

钟培(金熙元 饰)心软脆弱,是个没主意的下属,总是供给仁慈看法,却从不敢实行。

嗯,看多的观众知道,这是韩国喜剧的经典二人套路。

影片用一个情节表示他们的性情。

两人吊儿郎当晃进一个小卖部,朴头石先贼头贼脑地观望一番。

断定没人后,他马上站直身材, 大摇大摆拿出瓶可乐。

出了店门,直接打开喝,在街上五官夸大地大呼 爽 。

△ 字幕起源:TSKS韩剧社

一个长期在底层混、毫不体面的混混。

可这混混也不是完整不讲求,他总能在不体面之后,给自己一个 体面的抚慰 。

可乐喝完,朴头石再次观望,断定没人。

没人 他开端自言自语地找补:

没有人啊

去洗手间了吧

就像刚刚发明这个事实一样。

接着面对下属的质疑,他依然振振有辞:

是我们白吃了吗?

是吧,没人收钱啊

所以人心才会变

这么弱势的混混,收的是什么债呢?

被收债人,一位穿着体面、带着孩子的落魄母亲姜明子(金允珍 饰)。

三人街上对立,话赶话中,朴头石利索地抱走了女人的孩子,作为还钱的担保。

注意这一段细节。

当街对立确定会引来路人围观 不像我们国产片里,路人往往是背景板 这里的路人,有戏。

朴头石不警惕打到了姜明子。女儿大呼,围观的人先是指指导点,但没人管闲事。

迟疑着要冲出来说话的,是几个学生(也就是涉世未深的学生还能有这种正义的激动)。

但面对两个耍狠的流氓,他们也迟疑。

钟培拿出来假金链子恐吓,学生们开端还讥笑,但当朴头石更凶狠,他们也怕了。

留心此处朴头石的 威慑力 ,与他接下来看待小女孩的态度,会形成有趣的反差。

说回主线故事。

姜明子亲闺女被抢走,这得赎吧。

她疯了一样凑钱,要钱要到丈夫曾工作的处所,人家不给。

到处借钱无果,也不能报警。

因为母女俩没有 身份 她们是从中国偷渡去的朝鲜族非法滞留者。

眼见走投无路,姜明子只得答应将孩子送个好人家,换点钱。

但刚打完交易电话,警察就呈现了。

得,这下母亲必需被遣返,孩子的命运更难测了。

接下来的剧情,就开端铺陈小女孩和大叔的感情改变。

02

从生疏人,成为感情相依的 异姓父女 ,如果不细心铺陈,很容易显得生硬突兀。

那《担保》铺好了吗?

很奏效。

豆瓣评论说得最多的就是,眼泪和哭。

显然,在 父女 感情的铺陈上,它做足了细节。

一开端,头石对抢来的小女孩凶巴巴的,还给人家起了个难听的名:

担保 。

因为此时,女孩是抵押,是物。

为了让 物 的情感稳固,不给自己制作麻烦,头石也会给她买好吃的,给她娃娃玩(给的方法很粗鲁)。

以及,专门腾出一间房给 物 睡。

但就在这个进程中,某些人性会隐现。

比如瞥到下属房间里的A片画面时,头石会赶紧捂住小孩眼睛。

之后的情节,是担保逐渐由 物 变人。

她是人(虽然是个小人儿),是人,就会想妈妈,想逃跑。

是小孩,就容易遇到其他坏人。

当她路遇变态流落汉,头石会走上去,几拳打翻 这是一个有趣的三方立场,几拳打完,头石就从反派立场站在了小女孩的那边(编剧常常应用这种立场,去奇妙转化反派)。

但抵触还不够。

接下来,女孩子会被卖去夜总会,而头石起初也见钱眼开。

直到抵触越来越激化,纠结裹挟着自责的种种情感,渐渐压抑头石,他开端发生怜悯,发生疼爱。

他的表情开端变更。

父亲 的脸色,慢慢呈现在他脸上。

但身为收债人,他究竟不是父亲。他能给 女儿 担保的,只能是局促中一份不体面的爱。

下面的几个细节都很好。

在担保将被夜总会接走前,头石带孩子去(连自己都不常去的)百货大楼。

他们看上一条公主裙,一看价签 走吧。

他还想带孩子看演唱会,一看票价 那就施展混混专长,混进去听吧。

△ 连他给小女孩买的蛋糕都是假的,是巧克力派堆出来的

这份奇异的爱,在身份的含混与抵触中勉强成立着。

但也正因为这份勉强,赚到了观众的眼泪。

买不起正价公主裙?

那也要在打折的里面,挑一件最可爱的。

即使又被别人抢走,头石也要偷偷抽回来。

演唱会后那场戏,更妙。

孩子想买点纪念品留念,可买廉价的磁带没海报送;买贵的CD呢,又没CD机听 头石无奈,只能一并买下。

对一个被扣了三个月工资,自己生涯都捉襟见肘的混混来说,花这种钱简直是犯法。

好,我们看看成东日(头石)怎么演。

店员嘴里价钱一报,他马上就迟疑了,眼见着钱包掏出来的钱又想放出去。

但当销售员说出那句 真是个好爸爸 时,他又摇动了。

他居然拿出了私房钱。

仍然以一种最不体面的方法。

一个细节,同时托出了混混的纠结,以及 父亲 的人性。

其次在人设上。

虽然人设是 坏蛋 ,但头石顶多算小坏,只属于操行有瑕疵。

除了讨债者的身份,他和真正的大恶其实不沾边(也没那个才能和资历)。

-我们中士本来不这样的

-(本来)这么善良还平和还很有人情味

所以在很多时候,他说出的话一点都不 专业 。

比如当母亲无法带走孩子时,他的第一反映居然是:

那我岂不是还要帮你养孩子?!

作为生疏人,头石从没斟酌过要把孩子送走或卖掉。

小女孩呢?

长期和妈妈东躲西藏,小小年事,她已经知道 审时度势 。

哭,不是明目张胆哭,只会躲起来偷偷哭。

有时她也知道哭没用,面对抢她来的大叔,她就很懂服从。

她会卖乖,比如帮 坏人 整理一下房间。

但这只是卖乖吗?

注意这个关电视的动作 一边看电视一边整理,更像是在家里做家务,而不是被迫的义务。

她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 家人 。

当担保逃跑,背着大包想去找妈妈,她在小白板上留下了一行字:

这是写给谁?

既然是找妈妈,确定不是写给妈妈。

而是她模糊中感到到的,那个必定会来找她的人。

长期的底层生涯,让担保有着超乎年纪的成熟。

她有那种直觉可以断定出,谁可信赖,谁可以卖乖获得福利,而谁必定要逃离。

有了这些过细的感情转化。

接下来的泪奔,当然就有了观众基本。

03

前面小编说过,片子长处显明,但毛病同样显明。

第一个最显明的,是后小半段强行煽情。

先是头石在一场车祸中损失记忆还失踪十年,被关进了疗养院。

(真的,有必要这么抓马?)

而 女儿 一直、一直、一直在寻找。

(矫情的点必需说三遍)

然后又为了(强行)点题,带出父女俩互相起的浑名:

女孩原名叫承利,头石给她起名担保。

而女孩,给大叔起了个 承保 。

原来这也没什么,搞笑而已。

但女儿找寻大叔多年无果,最后竟然用 承保 这个名字找到了!

小编就奇异了,为什么骑着有牌照的摩托车还能失踪十年 而且摩托上明明写着 承保快递 。

△ 注意车上的小旗子

好吧。

找了十年 这个bug已经让人介怀。

如果再加高低面一组 强化记忆 的煽情 真的,有点鄙视观众智商了。

煽情的点始于一组平行蒙太奇。

当结尾父女相认,一个推镜,展示出老人头石的孤单和孱弱。

接下来,就是强化记忆的无聊时刻,催泪道具纷纭上场:

CD机(当年演唱会买的)。

皮鞋(担保打工赚钱买的)。

放在袜子里的存折。

鄙视观众智商,其实是一种最大的不尊敬。

所谓刻意,所谓为难 往往都因为这一点。

这种鄙弃当然未必全是编剧笨,而是对市场与票房的贪欲,摇动了编剧的直觉。

注意,小编不是在说韩国电影。究竟这部片没有凭空编造 故事是编的,而故事的土壤是真的。

底层轻视、女性关注、弱势群体、高利贷问题以及集体冷淡

起码它没有闭着眼睛创作。

观众当然也从不讨厌温情,他们只讨厌矫情,一种塑料味的温情。

这种塑料味的温情,总是来自不能揭示真正社会问题的闭眼创作。

而遗憾的是,这,恰恰是我们国产影视作品犯得更多的弊病。